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木纹日月参天001佳人踏月来

2020-09-17 来源:重庆娱乐网

日月参天 【001】佳人踏月来

马鸣风萧萧,红日照大旗。

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空,方宸在山林间停了下来,他扶着一株足有成人合抱的大树眺望着远处快速驶来的一队黑甲骑兵,为首一骑扛着一杆大旗,黑旗金字,书着龙飞凤舞的一个『方』字。

“连黑旗军都派出来了,还真是诚意十足啊。”

方宸喘着粗气自嘲一笑,随后再次艰难翻山越岭,往北而去。

半个时辰后,来到山林里一条河边的方宸再次看到了那杆黑底血字的方字大旗,在林间徐徐穿行,先天体弱无权利义务由新的四个公司的每一家或者几家来承担。法修行武道的他筋疲力竭,捧着清澈溪水喝了好几口,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潮湿的溪边,一边休息调整呼吸,一边自语道:“真想抓我回去,何必扛着旗让我看到?担心我看不到是吗?”

黑旗逐渐接近。

“明知道你不想让我回去,可我也不想回去啊。”

方宸站起身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然后看着面前的并不算太深的河流,闭住呼吸,“噗通”一声跳了进去。

河水是往黑甲铁骑过来的方向,假如他计划顺利的话,刚好可以与对方错过。

既然对方想要面子上过得去,奔着同一个目标,方宸并不介意配合一下,否则如果被黑旗军发现,他前功尽弃,对方也觉得如鲠在喉,都不会痛快。

他年纪不大,还未行加冠礼,但生于武道世家,又是身份尊荣显赫的嫡长孙,却偏偏无法修行,加上那位父亲失踪后逐渐掌握大权的二叔,处境可想而知,多年隐忍,性格远比同龄少年要理智很多,相较于两败俱伤,双赢显然才是最好的结果。

黑旗军乃是方家最强大的战力之一,伴随着方家先祖东征西讨,赫赫威名震慑天下已有两百余年,哪怕最普通的骑卒放在外面也是能独当一面的高手,但方宸随流而下,一直到暮色降临,漂出去不知道多远,他在换气的时候脑袋不小心撞在河岸上,都没有被黑旗军发现。

这当然不是说只懂得闭息术的他如何了得,实在是对方招摇过市,只不过是为了向天下人昭示对他的重视,并无真正要追回他这位方家嫡长孙的意思。

浑身湿漉漉的方宸狼狈爬上了岸,当初因为担心那位二叔顾忌名声,真的会下死命令让人把自己抓回去,所以他选择了逃向荒野山林,因此虽然沿河漂流了将近一个时辰,但依旧是在荒野中。

他天生体弱,无法修行,或许不知为何,不能被任何灵识察觉到,哪怕是族中通天境的老怪物们也无法用他们磅礴灵识察觉到他的存在,因而想要找到他,实力强大是没有用处的,就只能靠眼睛来搜寻。

这也是家族派出轻骑而非强者的原因。

方宸虽然无法修行,处境尴尬,但作为方家嫡长孙,自幼钟鸣鼎食,并没有受过什么苦,也没有多少生活经验,他所知道的全部都来自于书本,从河里爬上岸后,在河边琢磨摸索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用最原始的钻木取火升起了一堆篝火。

此时已是初夏,虽然浑身湿透,但其实并没有多少凉意,不过方宸知道自己体弱,所以还是将湿透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架在篝火旁烘烤。

反正是野外,宽衣解带也不怕有人看到,方宸轮流将身上内外衣裳都烘烤了一遍,再穿上时果然舒服了许多,他出走之前其实从书里找寻了许多生存技巧,但这个时候并没有什么心情去实践,因而换了衣服后就躺在地上望着浩瀚无垠的夜空出神。

深邃幽远的夜空之上,一轮皓月高挂如轮,星辰颗颗闪耀如钻,一道绝美白衣丽影踏着星月光辉,自远处林间飘然而至,轻盈落在篝火旁,板着秀美容颜,看着他半晌不作声。

方宸讪讪地坐了起来,抬头对上女孩儿那双明媚眸子,摸着鼻子干笑道:“小颐,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肯回去吗?”方颐蹙着眉头,语带微嗔。

“你来了我也没法回去啊。”

方宸在旁边草地上拍了拍,方颐微微迟疑,乖巧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了下来,方宸叹息一声,复又躺了下来。

方颐抱膝坐在那儿,明媚眸子依旧望着他。

方宸笑着用眼神往自己身旁示意。

方颐咬了咬唇,明净如玉的脸蛋微微透出些许晕红,但还是在他身旁躺了下来,一同望着星河璀璨的浩瀚夜空。

“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外面的世界很大,我想出去看看。”

方颐对这个玩笑多过于认真的敷衍理由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方宸转过头来,方颐也正看着他,长长睫毛轻轻眨动,澄净明亮的眸子里倒映着漫天星月,却比那漫天星河更加绚亮耀眼。

夜风徐来,将她一缕乌黑秀发吹拂到了脸颊上,愈发衬得秀发黑亮柔顺,脸颊莹白如玉,方宸伸手将那缕发丝理好,转头继续看着绚烂星空,徐徐叹息一声,说道:“我快要及冠了,父亲也已经失踪将近二十年,虽然近二十年来他音讯全无,但我不相信他会真的死去。在家族中,所有人都对父亲的事情讳莫如深,我只能离开,通过其他途径去寻找他当年的足迹。”

方颐轻轻“嗯”了一声,沉默半晌,又问:“你有方向吗?”

方宸笑道:“有一点头绪,不管是不是有用,当儿子的,对父亲没有点滴印象算了,沿着他当年走过的路走一遍,总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

方颐没有作声。

方宸道:“出来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去跟你道别,你这趟就算是送行了,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方颐坐起身来,明媚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没来得及?某人离家前两日,貌似就没头没脑地跟我说过一句不知梅仙岭梅花今年何时开放吧?”

方宸干咳一声,“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

方颐咬唇白了他一眼,方宸尴尬道:“我用人格保证,绝对不是担心你会拦着我所以故意不告诉。”

方颐没有理他故作此地无银的解释,重新躺了一下,轻声道:“你偷蚕丝金甲就算了,干嘛把五叔公的三眼金蟾也偷走?”

“这个我敢发誓,那只死蛤蟆绝对没有跟我出来。”

方颐转头盯着他,目光狐疑。

方宸讪讪道:“好吧,其实我是被那只死蛤蟆耍了,它就是想利用我带它去药园,结果进去就不见踪影了,不知道又在偷吃什么灵药。”

“我出来的时候,听说看守药园的六伯父正在抓狂。”

方颐歪过脑袋看着方宸,嘴角微微翘起,有些忍俊不禁,“你到底偷了多少,能气得六伯父要全部重新布置药园禁制?”

“其实都是那只死蛤蟆折腾的,我没那么贪心,就摘了四颗日纹玉松果,两颗金蛇果,一株辅灵草,一株……”

他所说的每一种都是极品奇珍,还没说完,方颐就已经扑哧笑起来,方宸转头看着她明丽绝伦的笑颜,也跟着笑起来。

笑声渐渐止住的两人看着星河璀璨的浩瀚夜空,许久都没有再说话,半晌后方宸重新开口道:“你快要行及笄礼了,还没有取字吧?”

男子二十冠而字,女子十五笄而字。

男子取字是很普遍的事情,基本上只要是读过几本书的人都会取字,而女子取字则与家世身份有着很大关联,一般有些家世身份的女子才会取字。

女子及笄取字后就可以嫁人了,因而才有“待字闺中”“字以其女”的说法。

方颐虽是方家旁支庶出,但自幼资质聪慧,很受家族里一些老人重视,取字并不算怪事。

方颐转头看着他,轻轻点头,女子的字多在及笄礼上由长辈赠与,她还不曾行过及笄礼,自然就不会有字了。

方宸笑道:“我送你个字怎么样?”

方颐再次点头,明媚眸子清澈澄净,一眨不眨地看着方宸,眼神里透出些许温柔与期许。

方宸轻声道:“方颐,字于归。”

方颐俏脸一红,明眸波光潋滟,很快敛去,声如蚊呐般低低地“嗯”了一声,过了半晌,才终于又出声:“我也帮你取一个字。”

方宸笑道:“好。”

方颐转头看着他,柔声说道:“方宸,字于役。”

方宸赞道:“好名字。”

方颐耳根通红,半晌不作声。

之子于归。

君子于役。

心照不宣定了终身的方宸不想气氛过于旖旎,免得孤男寡女花前月下发生什么不可测的事情,转头看着她秀美容颜,笑道:“自从一百五十年前武道合流之后,武道双修远胜于古武者与修道者,已是板上钉钉的定论,陈氏皇朝更是借此结束了中土两百年来宗派割据的混乱局势,但我先天有缺,炼体却不能修神,无法修习武道,既然如此,我就只有走古武者的道路了,虽然最近几年没少去看这方面的,可终究是纸上谈兵,你跟我说说古武者到底哪方面不如武道同修?”

方颐轻声道:“修武修道,其实本就是殊途同归,修道修神,修武修身,只是侧重点不同,并不意味着修道就不修身,修武就不修神,武道合流后道武同修,人族修行体系至此再无缺陷,自然要更强些。”

“也就是说,我即便走古武者的路线,也注定无法臻至化境?”

方宸伸手敲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你就不会先说几句好听的欺骗我一下?”

他随后轻叹道:“我知道你还是想要劝我回去,可我回去又能怎样?”

方颐咬着嘴唇道:“我来找你前,从六伯父那里得知了一个消息,其实你并非彻底与武道绝缘,只不过无法凝聚神魂罢了。”

方宸皱眉道:“也就是说,我此生最高只能止步凝魄境,无缘化神?”

方颐柔声道:“强者之间的战斗,灵识的作用至关重要,而你先天与灵识绝日夜辛劳缘,再强大的灵识都难以察觉到你的存在与动向,只要肉身足够强大,击败化神乃至于更高境界的武道强者都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如果我想要将肉身淬炼到足够强大,回到家族,依靠家族里的资源,无疑是最快也是最迅捷的方法,对吧?”

方宸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既然我能修习武道,但直到我离家前,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告诉过我这件事情,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方颐脸色微白,半晌才轻声道:“其实十四叔未必……未必就……”

她所谓的十四叔,就是方宸的二叔方远航,这些年来不论外界还是家族内,各种流言蜚语都层出不穷,对于那位如今大权在握的中年男人,不乏一些诛心言论,她自然也有所耳闻,当着方宸的面,她实在说不出为那人开脱的话来。

“没事。”

方宸笑着刮了一下她鼻尖,又笑起来道:“我原本以为不能被灵觉察觉到这一点,只能用来偷东西,没想到还能用于战斗。”

方颐俏脸绯红,咬着嘴唇道:“你用这个何止偷过东西……”

方宸神色尴尬地干笑,“那只是一个意外,再说你那时候还小,就算是不小心撞见换衣服也没什么大不了……嘶!”

被掐了一下的他呲牙咧嘴止住了后面的话。

一夜时光转眼而过,。

方颐劝他无果,最终只能返家,将要继续北行的方宸笑道:“父亲在我这个年纪已经震慑天下,我虽然远不如他,但也知道武道修行本就是逆天行事,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我等你离家历练的那一天,再相见的时候,我要打得你求饶喊宸哥哥。”

素来矜持害羞的方颐第一次在他调笑下没有红了脸而是红了眼。

方宸轻轻将泪光晶莹的她抱在怀里,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家里那群老家伙总是担心我会把你祸害了,防我跟防狼似的,以前就总想着哪天修出个通天境来,打得他们满地找牙,到时候肯定要当着他们的面堂而皇之地把你给抱走,目前看来通天境实在有点远,不过你自个送上门来,我就先收些利息好了。”

抱完亲完哄完,终究还是要分开的。

方颐在星河璀璨的浩瀚夜空下踏月而来,又在晨光初晓的暮色里离去,方宸在原地驻足,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后,收起儿女情长的思绪,大步往北而去。

目标是天下间最著盛名的剑道圣地悬剑山!


漳州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临沂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娄底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重庆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