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吾乃天命之子第四百零二章无敌的残影鬼刃搭配

2020-05-21 来源:重庆娱乐网

吾乃天命之子 第四百零二章 无敌的残影鬼刃

冥冥之中,阴森可怖的恶魔之音萦绕在颜信长的耳畔,提醒着他如何作战杀敌。瞬间毫无征兆地碎尸,甚至连挥刀的动作都没做出来,而碎尸的却已不仅仅是看得见的武器了,而是那柄无形的“鬼刃”附刃!

“姐姐!”夏言风立刻冲到梦鱼身旁,把她拉了起来。

梦鱼只是冲他笑笑:“没事,只是姐姐刚才差点就没命了。”

“亏你还笑得出来?”夏言风的神色可一点也轻松不起来,刚才要不是梦鱼凭着那惊人玄乎的第六感提前跳下马来,那被劈成碎片的就不只是那匹瘦马了。

夏言风把目光投向了前方的颜信长,从刚才观察的情况来看,颜信长仅仅只是稍微举起了刀,动作的幅度在常人眼中几乎是没有的,既不存在刀光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连空气中的气流也正常得令他感到心慌,没有任何证据能证实他确实出了刀。

颜信长真的挥刀了吗?可是,哪怕是再厉害的刀客,哪怕他是传说英雄,挥刀的时候也必定会造成风声的异变,而这种异变就算再细微,也逃不过夏言风精神之海的洞察,可是颜信长这种诡异的攻击,却令他真的感到害怕了。如果他真的出了刀,那这样的斩速和刀劲已经恐怖到了无以复加的境界,就算是传说英雄,也无法跟他相提并论!

“被躲过了?”眼看着存活下来的梦鱼,颜信长稍稍有些惊讶,“没想到你一介女流,竟然能躲过这一刀,尽管只是侥幸,我也得称赞你一下,换作在别处,我也许会给你投降的机会。”

说到这里,颜信长神色骤变:“只可惜,这里是皇宫禁地,你们这些叛贼,杀无赦!夏先生,带着你的部下们,一块儿受死吧!”

颜信长说着刚要提起刀,可就在这时,夏言风却抢先冲了上来,脚下雷霆骤放,在天命之力的加成下,他瞬间就达到了光速!在超越人体极限的速度下,在常人的肉眼中,夏言风的身形就在瞬间消失了,夏言风只能选择以速度抢先进攻,要不然就只能等着挨砍!

眼球捕捉到一瞬而过的雷霆,颜信长本能地朝天上一望,只见夏言风已然冲突而来,手中紧握雷鸣电闪,泛动赤光的天命之剑,剑尖正朝着他的心脏狠刺过来!

“咔!”天命之剑并没能直接把颜信长刺死,反而在空中不知被什么东西给挡了下来,那似乎是一种不可抗拒的无形压力。而就在同时,天命之力源源不断地涌进了夏言风的体内,夏言风感觉自己浑身都充满了神奇力量,颜信长身前那无形的坚硬屏障很快就变得跟豆腐一样松软,天命之剑一下子就穿透了那道屏障,朝着颜信长的心脏猛刺过去!

“呃?”在夏言风惊怒无比的声音中,他的右腕发出了“喀嚓”一声响,瞬间就失去了全部的力气,撕裂般的剧痛钻入心扉,天命之剑随之落地,然后,他就连双腿也失去了力量,一时间站立不稳,倒向了地面。

“言风……”梦鱼已吓得魂不附体。完蛋了,什么都终结了,夏言风此刻必定被剁成碎肉了!

可是,夏言风的手脚和脑袋却都还在,就在前一瞬间,夏言风已经感觉到四肢正被斩断并剥离身体,因为他在那段时间内并没有再感受到手脚的存在了,只是那个念头,那份被肢解后空荡荡的虚无感只是持续了一瞬,他的四肢在被切裂的同时,时空仿若产生了逆流,他的四肢竟然在下一刻,全都完好无损地接了回去,四肢的知觉顿时又回来了!

不过饶是如此,夏言风却还是已将所有的力气都耗尽了,身体重组之后,暂时还动弹不了,而就在刚才,夏言风根本没见颜信长有任何动手的迹象和将要攻击的先兆,连气息反应都没有,完全是突然就要夺人性命!这已经不是能用速度来衡量的攻击了,这么看来,这场战斗已经失去悬念了,任人宰割的他们,再打下去也毫无意义。

不过令夏言风最为惊异的并不是颜信长那无影无形的切断攻击,而是他手脚的自我复原!要知道,天命之力并不能提供治愈功能,再完美的药剂,也治不好肢体的残碎,更别提这么快速的修复了,莫非“万能结晶”又回来了?开什么玩笑!

想不透的事情毕竟太多了,靠自己的天命之力也好,借助外力也罢,单单是这样,还算不上“奇迹”,气力消失殆尽之后,即便侥幸生还,夏言风也挡不住颜信长的第二发攻击。

此刻,化作虚影的鬼刃,赫然已呈现在半空!那是一阵残影,却带着气吞山河的恐怖威压!

夏言风看不见的僻静角落,莉露好不容易平复了胸中激荡不止的气息,满腹直牢骚:“真是的……太乱来了,幸亏我及时动用‘魔界逆袭光’的倒流效果,可下一波,我也没办法了,言风,你只能自求多福了呀……”

“莉露大人,你又开魔界禁术,你真不怕死吗?”恶魔修吉克冷冷地冲她笑笑。

“瞬间的时空回转,已经是极限了,但只要能救言风,我就绝不后悔。”莉露毅然道。

修吉克大笑起来:“哈哈哈,你救得了吗?游戏就快结束了,你就睁大眼睛看着我胜利吧!”

而这时,面对着已经跟残废之人别无二样的夏言风,毫无怜悯之意的长刃软弱挥落下来,颜信长没有疑惑,没有迷惘,这斩向叛贼的一刀,必然坚决果断,一击致命!

“铛!”长刃带着霓虹,却没有斩下了夏言风的头颅,梦鱼的身躯毅然挡在夏言风的面前,金光满布,游龙随身的长枪,死命地架住了颜信长的刀刃!

“言风,快逃!”回过头,梦鱼断然朝夏言风喊道。

夏言风此刻,虽然没有外伤,但四肢却处在恢复期,就跟麻痹了一样动不了了,他强撑着胳膊肘子,慢慢地起立,却很快像一滩烂泥似的跌坐在地。如今这副身板,已经连普通人都不如了,力不从心的他,精神力自然也处在了凝滞状态。

眼看着夏言风陷入危境,典勒也毫不犹豫地跳下马来,抄起双戟,快步飞奔而来,就在梦鱼被颜信长逼退三大步之时,典勒的双戟也狠狠地架了上来!

“铿锵!”兵刃交击几下,光芒爆响大亮,金色游龙和戟锋厉芒汇聚在一处,扩大数十倍后便与那虚影鬼刃对撞在一起,而地面上,梦鱼、典勒也正与颜信长交缠不下。

露希没有再参与进来,因为没有这个必要,她只是几下闪烁跃步,把夏言风抢救了回来,她知道梦鱼、典勒是拖延不了太多时间的。

而事实果然不出她所料,梦鱼但实际不是和典勒根本没能坚持几秒,颜信长的长刃猛的一转,就先将典勒的档案局2012年上半年纠风工作总结双戟给打飞了出去,他本人也被无形的气流给震飞了几十米远,但所幸颜信长暂时还分不出闲心来将他五马分尸。

此后,梦鱼独木难支,颜信长压倒性地将梦鱼一路逼退,但梦鱼却是咬紧牙关,死死地硬抗住了浓厚的杀机。在颜信长虚出一刀,被梦鱼勉强挡开后,再起一顿电光火石之撕裂,只见那些还在半空中与鬼刃揪斗着的金色游龙,已经全部被鬼刃斩得七零八落,碎成光屑,细碎得犹如一根根面条渣,全然没了之前那恢弘的气势,而梦鱼也在这一击过后,体内仿若油尽灯枯了一般,一阵虚弱感如浪潮般席卷心上,即便她再不肯认输,却还是在一连串答:中国对包括仁爱礁在内的南沙群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方决不会坐视菲方企图侵占仁爱礁的任何挑衅的强势威逼下,被鬼刃的气浪震飞了出去,鲜血顺带从口中喷洒而出,飞溅满地!

长枪虽然没有离手,但刀刃却已将枪身拨开体前,无尽的金色龙影伤不了颜信长半个毫毛,就全部被鬼刃消斩一空。看见梦鱼吐血倒地,夏言风吓坏了:“梦……姐姐!”

夏言风不顾一切地要去搀扶梦鱼,但他本就虚弱不堪的身体,没走几步又是一个踉跄跌倒了。

梦鱼本也该被碎尸万段的,但就在鬼刃的攻势已近在面门之际,她的内心却涌出了一股超乎寻常的能量,化作了温暖的无形之光,为梦鱼挡住了致命的一击。那是心灵的光芒、心灵的能量,这股能量,梦鱼只觉得似曾相识,熟悉而又感到温馨。

在这“龙之心”激发的“回光返照”之威能下,本该被斩首碎肢的梦鱼,却只是擦破了手腕、膝盖和侧脸的皮肉,全无大恙,典勒、露希也都一时惊呆了。

“哼,叛贼姑娘,你很了不起吗?这下看你往哪里跑!”颜信长的脸上并未露出过多的震惊表情,反倒是愈发气势汹汹地踏步上前,而与此同时,夏言风却不顾自己的生死安危,硬是透支精神力,触发了雷元素的临界点。梦鱼危在旦夕,他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雷劫,起!”伴着轰鸣却又底气不足的雷霆之声,一束青黄的轰雷暴击在颜信长的刀刃之上,然后瞬间就被虹光吞没!不过借着这么一顿,夏言风却步履蹒跚地迈了上来,伸手拉紧了梦鱼的胳膊,梦鱼心疼地看着他这副憔悴的面容,内心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拉扯一般,就算她再如何掩饰,就是怎么也舒坦不起来。

“言风……为什么要冒死救我?”梦鱼也是跌跌撞撞地站起身,而此刻气喘吁吁的夏言风,光是站着就已突破了人类体能的极限了,他不知道是何种信念来支撑他跑动到梦鱼身边的。

“姐……姐……我说过的……只要有我在的地方……你战死的可能性……永远都是零……我只是为了证明这一点……啊……”夏言风就像以凡人之躯绕着大楼连跑了一百圈似的,整个人脱力地靠到了梦鱼的怀里。

“言风……言风!”梦鱼抱着夏言风,强忍着泪水,癫狂地直呼起来。

没有时间供他们犹豫了,颜信长冷笑一声,长刃再度无情地挥斩下来,他誓要取走这些逆贼的项上人头!只是这一次,又出现了意外,长刃带着万钧之力,深深地斩入了地面。就在刀刃劈到梦鱼的脖子上的前一刻,一股无形的魔力却是强行扭转了这一击的路线,硬生生将刀刃的攻击方向给转移到了地面上!

莉露笑了,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拯救夏言风了,而这样的做法,却引来了修吉克的不快。

“莉露大人,这是我们之间的赌注,我们只能为棋子提供能力的加成,不能亲自出手!”修吉克道,“仅这一次,下不为例!”

“嗯。”莉露点点头,亲爱的夏言风,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接下来,你就自求多福吧……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表现
小孩的咳嗽怎么治
河北癫痫病医院
辽宁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商丘治疗白癜风医院
经期小腹胀痛怎么调理
友情链接
重庆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