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br当黑海岸那带着清新湿气和淡淡腥味的海

2020-02-15 来源:重庆娱乐网


当黑海岸那带着清新湿气和淡淡腥味的海风迎面扑来,他停在堆满板条箱和破烂鱼网的栈桥码头上,庆幸自己总算摆脱了充斥于海边小镇奥伯丁内的咸鱼臭味。
太阳已经跳出了海平线,东来西往的桅帆因此染上一层金黄的色彩。海鸥在白云和大海之间上下穿梭,它们嘹亮的啼叫与细碎的海浪声编织成一首独特的海上奏鸣曲,让人心旷神怡。但即使是这充满西大陆风情的海边美景,也难以排解他的愁绪。
一个约莫十来岁的男孩笑着从远处跑过来,手上拿着一个拙劣的木制海船模型。一个比他稍小的女孩在他后面追得气喘吁吁:“把我的船还给我,特瑞!”
这时,男孩看到了他,于是停了下来,险些被正在后面追赶的女孩撞倒。女孩也看到了他,眼睛突然瞪得老大。他们看见,这个穿着破亚麻衫,有着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一个包裹着牛皮的钢制轮椅上,他的双腿从膝盖以下便没有了,露着两块泛着光泽的暗红色。
“没见过断腿的家伙吗,小鬼!”他故作生气地朝两个孩子吼道。
男孩紧张地摇了摇头。“你的腿呢?”女孩躲在男孩身后,伸出脑袋小声问道。
“被该死的兽人吃了!见过兽人吗,小姑娘?”他盯着小姑娘,脸上带着一丝近乎凶残的笑意……
女孩把头缩回了男孩身后。男孩壮着胆子问他:“你是谁?你从哪儿来?”
从哪儿来……这个问题让他陷入了沉思。他从东大陆渡海而来。他是东大陆暴风王国的公民。他的父亲,他父亲的父亲,都是暴风王国的战斗英雄,分别死于第一次兽人战争和监狱的骚乱。他继续了父亲雄壮的体魄和坚忍的意志,也接过了祖先热忱的信仰。十七岁那年,他正式加入暴风城卫队,开始为王国服役。他一直认为,他也会和自己的父亲和祖父一样,为捍卫王国的领土和尊严流尽最后一滴血,最后身披蓝色狮盾的国旗下葬。这是他的命运,也是属于他整个家族的传统和荣耀。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命运之神竟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兽人为什么要吃你的腿?”女孩歪着脑袋问,显然她对兽人毫无概念。如果她知道,几十年以前,从异界来的兽人险些将两块大陆上的人类赶尽杀绝,恐怕就不会有这样幼稚的问题了。
他额上青筋暴露,一字一顿地咒骂着:“因为这帮婊子养的想让我成为废人,它们想他妈夺走我的荣耀……”
实际上,兽人想要夺取的,是奥特兰克山谷的控制权……
那一年,隐匿于奥特兰克山脉腹地的霜狼兽人突然集结起来,大举进犯位于奥特兰克山谷北出口的雷矛矮人军事要塞。作为雷矛矮人的天然盟友,暴风王国派出其最精锐的步兵参与了山谷保卫战。而他正是暴风志愿军中的精英,一位上尉指挥官。
那天,他带领一支小部队在山谷内进行侦察工作。小队成员都是来自各个种族的冒险者,其中有粗壮的矮人战士,有神秘的精灵德鲁依,精明的侏儒枪手,还有一位来自塞拉摩的海军士兵——贝萨。虽然这支小队的成员之间因为种族和信仰的差异而时有摩擦,但出于对上尉的尊敬和信任,大家总能在关键时刻团结一心。
当这支小队正沿着雪林中的小径前进时,一群装备精良的绿皮兽人突然从树丛后跳出来包围了他们。幸存者在事后回想起来,那简直是一场屠杀。愤怒的上尉带领士兵们浴血奋战,在牺牲了一大半战友之后,终于勉强打开了一个缺口,并逃进了深山雪林。在逃跑的过程中,上尉突然感到从双膝传来一阵棰心的剧痛,接着发现,猎人埋设的捕兽夹像鳄鱼的嘴一样紧紧咬住了他的双腿……
“天哪,你可真勇敢!”女孩不可思议地叹道,随即转身嘲笑着身边的男孩,“刚才,特瑞在海边磕破了膝盖,还哭了好一阵子呢!”
男孩的脸涨得通红,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他忙岔开话题:“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他空洞的眼神望地望着遥远的海平线。“活下来?”他自嘲地笑了笑,“不,我不认为我还活着。自从我的部队完蛋以后,我就他妈已经死了……”
他在冰天雪地里挣扎了几个钟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打开那个巨大的兽夹。意识到自己已经身陷绝境,他放弃了挣扎,开始认真整理自己的仪容,他的军帽,领结,军徽……他无比平静地等待着,等待拥抱自己的命运。他似乎已经看到,在一片炫目的光亮中,父亲和祖父正面带笑容地向他走来。就在这时,一个惊喜的叫声熄灭了已经笼罩住他的天堂之光。原来,那个憨直的塞拉摩水手贝萨找到了他……
当上尉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军营。医师一脸同情地告诉他,贝萨在雪地里救了他的命,但却没能救下他的腿。他恐怕再也不能依靠双脚走路了……
“贝萨?”女孩惊讶地问道,“你来这里,是在找一个叫贝萨的人?”
没等他说话,那个男孩忍不住插了一句。“你是说那个总也打不到鱼的‘倒霉鬼’贝萨吗?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个英雄哪……”男孩捂着嘴笑道。
上尉愕然,接着点点头。“对,就是那个婊子养的!”他在心里骂道。
当两个孩子喊着贝萨的名字跑向海边,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封皱皱巴巴,被他的臭汗打湿的信笺。信上写着几排工整的字,就像用尺规比着写出来的。“尊敬的泰勒上尉:我已经在黑海岸买下了一条船。你曾经说过,如果我当了船长,你就来做我的大副。希望你还记得你的话。你忠诚的贝萨。”
没错,他是说过,那是在奥特兰克战争胜利后的庆功大会上说的。他当时喝得酩酊大醉,但酒后的记忆却出奇地完整。他们说起了日后的打算,贝萨说他最大的愿望是拥有一条渔船。他大肆嘲笑这个有些木讷的士兵,并说,如果贝萨能当船长,他就当他的大副。
但在暴风城街头流浪的日子里,他一度忘记了这个玩笑,因为人们对他如对废物般的嘲笑和冷眼已经让他失去了勇气,他又怎么敢再想嘲笑别人?他甚至连自杀的勇气也没有,因为他无颜面对天堂里的祖先。每当想到自己就踏足于被父亲和祖父的热血染红的土地,他就会诅咒不公的命运之神,诅咒肮脏的兽人,诅咒那该死的战争,甚至诅咒贝萨。他认为是贝萨夺走了属于他的荣耀,如果贝萨没有救他,他早已在天堂接受祖先的洗礼了……
“我来找你了,贝萨。我将在这片远离故土的地方找回我失去的勇气,而曾经夺走我荣耀的你,将是我的陪葬品……”上尉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在前来卡利姆多大陆的远洋旅行中,他从无数乘客的见闻口述中最终确认了那个可怕的传闻——远古巨龙“死亡之翼”已经从蜇伏中醒来了!这条代表着死亡的恶龙喷吐着龙息在洛丹伦大陆飞来飞去,所到之处山崩海啸,很多沿海的码头都被巨浪吞没了。现在,如果他猜想得没错,死亡之翼应该正在飞往这个地区的途中……

“上尉!”惊喜的叫声从远处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抬头向远方望去,看到在海天一色的背景下,一个皮肤被烈日烤得紫红的男人向他招着手跑过来。当对方来到近前,上尉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口。“贝萨,你这个混球!按照约定,你的大副前来报到了。但是,”他咬紧牙说,“你别指望我会听从你的命令!”
贝萨朝上尉敬了个礼,仍旧一脸兴奋:“上尉,我代表我的‘命运号’——我的渔船,欢迎您的到来!怎么样,这个名字起得不错吧?”
“不错,命运……我们都将归于自己的命运……”上尉笑了,他握着贝萨的手说,“命运无可抗拒。”
在“命运号”上呆了半个月后,他总算知道人们为什么会叫贝萨作“倒霉鬼”了。出海十几次了,他还从没见贝萨打到过一条成年黑口鱼。
黑海岸和一直以盛产黑口鱼闻名,每年都要向两个大陆供应上百万吨黑口鱼,但捕鱼业内部的竞争也极为激烈。贝萨虽然年轻力壮,却极度欠缺捕捞黑口鱼的经验,他们每次的行动都比奥伯丁的同行们慢上一步,所以,每次收网时他们只能收获几条巴掌大的小鱼苗,当然,还有成堆的垃圾。
每当听到贝萨失望的长吁短叹,上尉总会这样安慰他:“别急,菜鸟,一切总会过去的。我们很快就不必为这些事烦恼了……”
远古巨龙“死亡之翼”终于到来了。
那一天,天空滚着漆黑的云,烈焰在云层里燃烧。电闪雷鸣不绝于耳,得到警报的渔民纷纷弃船上岸,扶老携幼地向南面的山地逃去。海风越来越大,命运号开始在海浪里颠簸。上尉似乎早在预警之前就知晓了一切,海浪一起时,他激动万分地找出了贝萨那一把因多年不用而生锈的铁剑。他驱着轮椅来到船头,看着一个巨大的黑影带着龙卷风从遥远的海平线飞过来,一路掀起滔天巨浪。他对着巨龙挥剑吼道:“来吧,恶心的爬虫!来跟我决一死战!”船长室里的贝萨,隔着窗口看到了上尉的疯狂,顿时目瞪口呆。他不知道死亡之翼究竟有多么可怕,但他知道上尉有多么孱弱,也知道他今天的表现有多么愚蠢!
又一个浪头打过来时,贝萨跌跌撞撞地从船长室冲出来,拖住上尉的轮椅,以防他被大浪卷进海里。“上尉,我们赶快上岸躲躲吧,死亡之翼真的要来啦!”
“停下!你这个胆小鬼,懦夫!你要逃就逃吧,我要跟这个婊子养的爬虫拼了!”上尉从轮椅上摔到甲板上,一边狼狈地转动着半截的身躯,一边寻找自己遗落的铁剑。贝萨抢过来要扶起他。他一把推开了贝萨。“不要管我,你要么就夹着尾巴滚回陆地去,要么就去给我掌舵!”
脸色苍白的贝萨不知所措,只好按照这个昔日长官的命令行事。他摇摇晃晃地回到船长室,握紧了船舵。
上尉把铁剑叼在嘴里,用粗壮的臂膀抓紧缆绳,爬上了桅杆。他用一段绳子把自己绑在主桅上,再次向越来越近的死亡之翼挥起了长剑。“婊子养的,来吧,我要这把剑剁下你的脑袋!”他嘶哑的怒吼不时被阵阵海浪吞没,然而在海浪的间隙里,他那令人无法抗拒的命令仍旧能够传进贝萨的耳朵:“向左,贝萨!哦,不,向右!向右!它要从右边冲过来,截住它!”
黑龙越来越近。它带着海啸而来,散播着死亡与恐惧。上尉清楚地看到了死亡之翼那硕大的头颅以及迸出烈焰的双眼。它的翅膀像两片不断变幻着的乌云。在它如山岳般庞大的身躯上,遍布着黑曜石般闪亮的鳞片,鳞片边缘正向外喷涌着熔岩般的液体……
在死亡之翼飞过头顶的瞬间,上尉闻到了一股强烈的硫磺味,巨大的气流冲击着他的残躯,压迫着他的胸肺,让他再也难以开口。此时的贝萨早已失去了力气,他把双手放在船舵上,身体像挂在舵上的麻袋一样左右摇摆——很难说是他在操纵着船舵,还是船舵在摆弄着他。突然之间,整条“命运号”渔船像个玩具一样被抛向了半空。
在震耳欲聋的喧嚣中,上尉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几个月以后,奥伯丁重建的酒馆里开始流传一个新的传奇。
当四处逃难的渔民们回到家园,绝望地发现,海面比原来上升了十米,几乎淹没三分之二的镇子,而他们停靠在码头的渔船都被恶龙掀起的海潮撞烂了——奥伯丁的捕鱼业遭受了灭顶之灾。
然而还有一条渔船幸存了下来。那就是“倒霉鬼”贝萨的“命运号”。当然,从这时起,没有人会再叫他“倒霉鬼”了——谁能比曾在死亡之翼爪下逃生的人更幸运呢?为了生计,他们不得不受雇于贝萨,也把自己的经验毫无保留地教给了新船长。贝萨顺理成章地发财了。
“贝萨先生和他那东部大陆来的合伙人,现在可是黑海岸最大的鱼商哦……”一个喝得脖子通红的年轻人在人群中拍着桌子大叫道,“快点把我的黑麦酒端上来,我还要赶着去见贝萨先生哪!”
上尉静静地坐在这个酒馆的角落里,品着他最喜欢的烈性朗姆酒。
黑海岸咸湿的海风从窗外吹进来,轻拂着他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的面庞。他端详着右手上的四枚宝石戒指,感叹着命运的难以捉摸。又一杯烈酒灌进喉咙以后,他满意地对自己说:“现在,你终于可以带着荣耀去见祖先了。”

共 440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在人生的大舞台中,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永远是鲜花坦途,总会有荆棘坎坷。身处逆境时,我们坚守希望,才能走出困境。就像文中的上尉,命运残酷的让他失去了双腿,可他拖着半截身子,仍然能战胜死亡之翼,命运让他能继续活下来。也让倒霉鬼贝萨的幸运号躲过了灭顶之灾,成了人们心中的崇拜者。命运,这两个含义深刻的文字,给人多少失败与希望。最使人疲惫的往往不是道路的遥远,而是你心中的郁闷;最使人颓废的往往不是前途的坎坷,而是你自信的丧失;最使人痛苦的往往不是生活的不幸,而是你希望的破灭;最使人绝望的往往不是挫折的打击,而是你心灵的死亡。上尉在命运号渔船上,见证了自己的命运,也可以荣耀的去见自己的祖先了。作者这篇小说标新立异,独树一帜,读后给人无限感慨。佳作推荐共赏!问好避雨朋友!期待更多经典!【编辑:渡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70116】
1 楼 文友: 201 -06- 0 17:40:1 在人生的大舞台中,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永远是鲜花坦途,总会有荆棘坎坷。身处逆境时,我们坚守希望,才能走出困境。就像文中的上尉,命运残酷的让他失去了双腿,可他拖着半截身子,仍然能战胜死亡之翼,命运让他能继续活下来。也让倒霉鬼贝萨的幸运号躲过了灭顶之灾,成了人们心中的崇拜者。作者这篇小说标新立异,独树一帜,读后给人无限感慨。问好避雨朋友!期待更多经典!
2 楼 文友: 201 -06- 0 21:07:27 小说写出了人生哲理,命运的坎坷。人生的不可捉摸,命运的峰回路转,仿佛都是上天巧安排,耐人寻味。推荐共赏。问好避雨。 自幼酷爱文学,笑看世间百态,广交天下朋友,共谱华丽辞章!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6- 0 21:18:5 感谢冰梅老师雅赏。这篇文章写在很久之前,可能那时想法有些片面:人之所以不相信命运是因为他还不了解自己的命运。这种观点与时下所提的正能量显然背道而驰。随着社会的变化和自己的验证,我相信人定胜天会逐渐占上风吧。感谢您的点评,向您问好、致敬!
 楼 文友: 201 -06- 0 21:14:28 感谢渡梅老师的精彩点评,您赋予了这个小文更深的含义。您的点评是对我最大的鼓励,非常感谢!
4 楼 文友: 201 -07-02 07:47:47 越来越有大师的风范了!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7-02 09:24:51 愧不敢当愧不敢当成都男科专科医院
勃起功能障碍吃什么药好
防动脉硬化症状能吃通心络吗
友情链接
重庆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