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九幽天帝第章营养

2021-01-13 来源:重庆娱乐网

九幽天帝 第3051章

妖女身陨,石枫心念一动。

随后,虚空之中的老头便见到,那个美艳的大妖,五孔之中喷涌出了暗紫色的鲜血。

然后那具可令天下男人都按捺不住的身体,正在急如干瘪下去,那张美艳妖媚的面容,正如花儿般枯萎,也是瞬间干瘪。

无论生前乃是如何美丽俊俏的生灵,但凡是死在这个男人的手中,便会变得干瘪丑陋。

那个从镇妖塔中出来的妖女,如果早就知道自己死后会变成如此丑陋的模样,恐怕早就自我毁灭了吧。

这时,石枫抓着那具干瘪尸体的右手猛地一甩,便将之甩飞了出去。

“啪”地一声,远处,响起了一阵沉闷的声响,在那方地域,激起了滚滚沙尘。

而随着那阵声响,言老头的心都跟着一个颤动。

这一刻一股前所未有的不安,在他的心头产生。

跟着,他见到下方的那尊狂魔,终于再一次抬起了头,望向了自己。

“九……九幽魔主!”言老头旋即恭声开口,对这位恭敬喊道。

这时,石枫冷冷开口,说:“你不久前,对本魔主露出了很深的怨恨,在那个时候,是不是巴不得我死。”

“我……我没有。”言老头连忙回答说。

“没有?”听到他那句话语,石枫语气忽地又再一冷,忽地一个咧嘴,对他露出了一抹冷笑。

他可没有忘记,刚才这老头无比凶狠的模样抱怨自己放出塔中妖物,给莽荒大陆带来浩劫。

“九……九幽魔主……”见到那个男人的那抹冷然笑意,言老头又跟心中一惊。

随后,他连忙又说:“是在下该死,是在下目光短浅,自以为是,误会了九幽魔主您……还望九幽魔主您恕罪!”

老头说着这番话语之际,只见那道苍老之身也连忙跟着一动,他于虚空之中,直接朝着下方的这位双膝跪拜而下。

而下一刻,他的身形又猛然一动,从虚空暴坠下来,“轰”地一声,暴破声又响。

老头,直接暴坠在了石枫的身前,直接跪在了石枫的身前。

“还望九幽魔主您恕罪啊!”言老头再而冲着他哀声喊道。

虽然石枫还未对他怎么样,但是这张老脸,已经看上去很是悲苦。

石枫低着头,就这样望着他。

虽然说,他对自己露出那般怨恨,已经犯了以下犯上的死罪,理应处死。

但他之所以那样,是以为自己放出妖物,导致莽荒大陆大劫。

倒也可以……情有可原。

死罪可免!

“算了。”这时,石枫忽地又再开口,出声。

这一刻的言老头,其实心中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他很清楚,自己得罪的人是谁。

这,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得罪了他让他饶恕,几乎不可能。

但是这一刻,言老头竟然听到,那个人对自己说……算了。

“算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

“自己对他请求饶恕,他说算了,让自己不必再求,觉得自己不必活在这个世上?”

“还是,他说一切都算了?包括自己对他所犯下的罪。”

被动快速硼注入系统由四条独立的隧道组成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到的这一刻,老头倒是琢磨不透了。

“九幽魔主,还请明示啊!”老头再而哀声开口,对他说。

听到他这话语,石枫眉头忽地一皱。

见他露出这般不耐烦的表情,老头心中顿时又再不安。

随后,他听到这一位又再开口,说:“本魔主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

“在下年迈愚钝,不懂九幽魔主您话里深意啊。”言老头说。

“好了,起来吧老东西,继续带路,带我去第一域。”石枫说。

“真的?”一听石枫这话语。言老头的老脸顿时一喜,跟着他又开口:

“九幽魔主,您让在下继续给你带路,也就是说,您已经饶恕了在下的罪责,在下,可以不用死了?”

“废话真多。”石枫又说。

老头看到,这一位脸上的不耐烦之色已然更甚。

老头连忙又说:“在下知道了,在下知道了,多谢九幽魔主饶恕之恩,在下必然铭记于心。

多谢九幽魔主,谢九幽魔主,九幽魔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头旋即对着这一位不断磕头,不断叩谢。

他,活了这么多年,在整个地狱之中,都是辈分极高。

曾经,就连第十域十大阎罗之一的转轮王,见到他都称之一声言叔。

可以说,曾经的他,在地狱根本不可能会对他人如此,如此低声下气,如此卑躬屈膝,如此磕头拜谢。

但今日,为了可以再活下去,他已然已经顾不上这些,已经豁出去了一切。

……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老头,却也是一个挺矛盾的老头。

当时看到镇妖塔封印力量被破,恶妖即将出世,眼看地狱大浩劫即将就要降临的时候……

这个言老头,真的豁出了一切,那个时候,仿佛已经不顾自己的生死,冒着凶险,向着这方狂冲而来,明知道已经不太可能,但还是试图要将那恶妖重新封印。

还有当时在转轮王城,这个魔头想找一个给他带路之人。

与魔同路,必然也是无比凶险,但是这老头,直接出在监测预报、震害防御、实验室建设与发展、科普宣传等方面头,为了大家,他愿冒死带路。

从这些事来看,老头不像是个怕死的人,不过刚才距离真正死亡那么近的时候,他又这么的怕死。

为了不死,甚至放下了一切尊严。

……

随后,老头跪着的身躯慢慢起身,不过就在起身的这一刻,他的整个身体又开始紧绷着的。

他还是担心,在自己起身的这一刻,身前的这个凶魔突然出手,将自己给轰成渣渣。

“应该不是轰成渣渣。”老头又于心中暗暗说:

“这是一个嗜血狂魔,死在他的手上,恐怕将也是浑身血液被他吸得一干二净,跟那个妖物一样,变成那么一具干瘪的尸体。”

想到这,老头不由自主地微微转头,以眼角瞥了瞥那具还趴大地之上的丑陋尸体。

任谁都无法想到,那具干尸,便是被镇妖塔镇压了无尽岁月的那尊恶妖吧。

一尊很恐怖的绝世大妖。

唐山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兰州治疗阳痿费用多少钱
昆明哪家医院男科好
友情链接
重庆娱乐网